Nuffang

Pages

Saturday, November 27, 2010

灵山—高行健

这寒冷的深秋的夜晚,深厚浓重的黑暗包围着一片原始的混沌,分不清天和地、树和岩石,更看不见道路,你只能在原地,挪不开脚步,身子前倾,伸出双臂,摸索着,摸索这稠密的暗夜,你听见它流动,流动的不是风,是这种黑暗,不分上下左右远近和层次,你就整个儿溶化在这混沌之中,你只意识到你有过一个身体的轮廓,而这轮廓在你意念中也趋消融,有一股光亮从你体内升起,幽冥冥像昏暗中举起的一支烛火,只有光亮没有温暖的火焰,一种冰冷的光,充盈你的身体,超越你身体的轮廓,你意念中身体的轮廓,你双臂收拢,努力守护这团火光,这冰凉而透明的意识,你需要这种感觉,你努力维护,你面前显示出一个平静的湖面,湖面对岸丛林一片,落叶子和叶子尚未完全脱落的数目,挂着一片片黄叶的修长的杨树和枝条,黑铮铮的枣树上一两片浅黄的小叶子在抖动,赤红的乌柏,有的浓密,有的稀疏,都像一团团烟雾,湖面上没有波浪,只有倒影,清晰而分明,色彩丰富,从暗红到赤红到橙黄到鹅黄到墨绿,到灰褐,到月白,许许多多层次,你仔细琢磨,有顿然失色,变成深浅不一的灰黑白,也还有许多不同的调子,像一张褪色的旧的黑白照片,影像还历历在目,你与其说在一片土地上,不如说在另一个空间里,屏息注视着自己的心像,那么安静,静得让你担心,你觉得是个梦,毋须忧虑,可你又止不住忧虑,就因为太宁静了,静得出奇。

你问她看见这影像了吗?

她说看见了。

你问她看见有一支小船吗?

她说有了这船湖面上才越发宁静。

你突然听见了她的呼吸,伸手摸到了她,在她身上游移,被她一手按住,你握住她手腕,将她拉拢过来,她也就转身,卷曲偎依在你胸前,你闻到她头发上温暖的气息,找寻她的嘴唇,她躲闪扭动,她那温暖活泼的躯体呼吸急促,心在你手掌下突突跳着。

说你要这小船沉默。

她说船身已经浸满了水。

你分开了她,进入她湿润的身体。

就知道会这样,她叹息,身体即可柔软,失去了骨骼。

你要她说她是一条鱼!

不!

你要她说她是自由的!

啊,不。

你要她沉默,要她忘掉一切。

她说她害怕。

你问她怕什么!

她说她不知道,又说她怕黑暗,她害怕沉没。

然后是滚烫的面颊,跳动的火舌,立刻被黑暗吞没了,躯体扭动,她叫你轻一点,她叫喊疼痛!她挣扎,骂你是野兽!她就被追踪,被猎获,被撕裂,被吞食,啊——这浓密的可以触摸到的黑暗,混沌未开,没有天,没有地,没有空间,没有时间,没有有,没有没有,没有有和没有,有没有有没有有,没有没有有没有没有,灼热的炭火,润湿的眼睛,张开了洞穴,烟雾升腾,焦灼的嘴唇,喉咙里吼叫,人与兽,呼唤原始的黑暗,森林里猛虎苦恼,好贪婪,火焰升了起来,她尖声哭叫,野兽咬,呼啸着,着了魔,直跳,围着火堆,越来越明亮,变幻不定的火焰,没有形状,烟雾缭绕的洞穴里凶猛格斗,扑倒在地,尖叫又跳又吼叫,扼杀和吞食……窃火者跑了,远去的火把,深入到黑暗中,越来越小,火苗如豆,阴风中飘摇,终于熄灭了。

我恐惧,她说。

你恐惧什么?你问。

我不恐惧什么可我要说我恐惧。

傻孩子,

彼岸,

你说什么?

你不懂,

你爱我吗?

不知道,

你恨我吗?

不知道,

你从来没有过?

我只知道早晚有这一天,

你高兴吗?

我是你的了,同我说些温柔的话,跟我说黑暗,

盘古抡起开天斧,

不要说盘古,

说什么?

说那条船,

一条要沉没的小船,

想沉没而沉没不了,

终于还是沉没了?

不知道。

你真是个孩子。

给我说个故事,

洪水大泛滥之后,天地之间只剩下一条小船,船里有一对兄妹,忍受不了寂寞,就紧紧抱在一起,只有对方的肉体才实实在在,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你爱我,

女娃儿受了蛇的诱惑,

蛇就是我哥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